1. <var id="mmcox"></var>

        1. 首頁 > 文藝沙龍 > 【藝術文苑】車田七章
          【藝術文苑】車田七章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09-06 04:00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車田七章

          文丨施輝相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車田河

          一條彎曲的河流,把車田養活了。

          在車田的人們,都喚她一聲——

          母親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不管是曲折、蜿蜒,還是酷暑、嚴寒。

          車田河都不舍晝夜,忠于堅守。

          車田河只是安靜地圍著村莊,而村莊的人們就是她的孩子。

          車田河對車田人的愛,就像車田人對車田河的愛,是母親對子女的愛,親切、自然,不求回報。

          并世世代代——

          延續著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胡家洞

          依山而立,抬頭看不見青天。

          在胡家洞,最適合打坐,隱藏心事。

          當然,也可以用來祈禱世界太平、人間美滿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巖石的硬度就是歷史的硬度。篝火的痕跡是文明史的佐證,那熊熊的大火仿佛還在燃燒。

          火焰如殘陽。

          土匪的習氣,在一片破碎了的瓦礫上還原。

          動蕩有關存亡。

          胡家洞,就是安身立命之所。

          胡家洞,也成為了趙家洞、錢家洞、孫家洞……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古樹苑

          把自己拋在上空,高過人頭,高過房屋,高過時空。

          一棵櫸樹,扎根故土,不離不棄;一棵櫸樹,如父如母,孤獨、偉岸、溫柔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時光匆匆,一年、兩年……

          上百年。

          古樹苑的人去了一個又一個,唯有櫸樹在留守。

          也唯有櫸樹,選擇了留守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小花溪

          流水是寂靜的,越往深處,心越是平和。

          那些鋒利的水滴,把容顏毀壞,把歲月沖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岸上的人們,拾階而上,坐看云卷云舒。

          青山依舊徜徉在綠水里,寧靜而祥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鳥語與花香同在。

          河里的游魚,時不時擺動一下尾巴。它們把自己七秒鐘的記憶,留給了最美好的時光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天鵝湖

          天鵝不在,流水依然。

          那悄悄打開的翅膀,時不時在歷史中沉睡。

          翱翔的姿勢,有時也把頭藏在地下很深很深。

          ——她在等待著時機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水草的歲月,見證歷史的誕生。

          那些從山谷起飛的急流,穿越山澗,穿越時空。

          經過流逝、復原。

          在天鵝湖,流水已不再是流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古營盤

          這是一個古老的戰場,還沒來得及打掃。

          厚厚的落葉掩蓋了當年的真相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其實,封鎖線還在,戰爭的痕跡還在。

          那一個個暗哨,一雙雙仇視的眼睛。

          走進就意味著死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排兵、布陣……一連串的動作,青石板破碎在了硝煙中。

          路過的人們,時常會想起——

          生活,來之不易;戰亂,應當銘記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采石場

          把一個山頭拿掉,但不是愚公移山。

          把一塊石頭掰開,但不是九牛二虎。

          其實,石頭真會開花,一朵朵。每一朵都是一筆濃厚的鄉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村莊每天在幾聲鳥鳴中醒來,炊煙四起。

          那些泛黃的爬滿了青苔的用石板砌成的墻壁,就如古老的記憶。一個時代一個時代過去,山已不再是山,石頭已不再是石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施輝相,筆名離岸,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。文字散見《中國詩歌》《詩歌月刊》《星星》《散文詩》《山花》《山東文學》《散文詩世界》等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真人网娱乐